“好运从来不是与我插肩而过,而是近视太深,不认得我”——选自散文集《我在人间凑数的日子》